平平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网络资讯 » 张大彪韩美丽小说-《医刀妙手》全文无弹窗阅读

张大彪韩美丽小说-《医刀妙手》全文无弹窗阅读

玄幻异能小说《医刀妙手》是近来新上线的一部新作,张大彪韩美丽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角,小说由实力作家甲鸟王创作编写,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。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张大彪在村里是个人人都知晓的脑袋不灵光的傻子,不仅如此,他还帮忙照顾弟媳妇,更是惹得众人在背后议论纷纷。不过这些流言蜚语对于张大彪来说都不算什么,他只想过自己的好日子,就算再苦再穷也不会让兄弟媳妇跟着他受累的。

2020-10-17 星期六 21-15-23.jpg

精彩内容:

 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说实话所有人都吓傻了眼,也就李福旺发现的早。

  要换之前,如此近的距离被人偷袭,讲真的,说不定张大彪就折了。

  可如今不一样了,龙挖井,守村人,张大彪获得了龙王爷的传承,得到的可不仅仅只有那神乎其神的咒语,同样还有自身体质的强化。

  可以说不管是速度,还是耐力,身体强度,都比肉体凡胎强了十倍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,张大彪反手一把抓住了刺过来的刀。

  血唰的一下涌了出来,汇聚成溪流淌落地,阳光下是那样的刺眼。

  柳存善也狠,使劲全身的力气想要报仇雪恨,奈何他刚被张大彪打了一顿,身上也有伤,此时竟落了一个进也不得,退也不得的尴尬局面。

  而就在这时,跌倒了李福旺已经爬了起来,飞扑过来用身子直接撞到了柳存善的身上。

  柳存善踉跄退了好几步,眼看事不可为,当机立断掉头就跑。

  到了这时众人才回过味来,柳曼荷小脸煞白,快步跑到张大彪面前,紧张的淌下了泪水,“彪子,你没事吧!”

  “能没事吗?奶奶的,欺负我孙子,老子弄死你……”说着,李福旺已经朝着柳存善逃跑的方向追去。

  张大彪满头黑线,赶忙喊道:“够了,让他跑吧!”

  “可他拿刀捅了你……”李福旺的满是不解。

  也只有柳曼荷柳依依她们俩人心里清楚,张大彪这样做不过是在给她们面子。

  追上了如何?把他抓起来?

  亲情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,虽然她们都恨死了柳存善,可那毕竟是亲人。

  老死不相往来可以,但要亲手把他送进去,她们还真做不出来这种事。

  “皮外伤而已,回去我找秦大夫包扎一下,不打紧的,好了好了,都别害怕,赶紧上车。”张大彪淡淡的说道。

  他那无所谓的样子,搞的两个女人心里都很难受,不过却也暗暗感激起了对方。

  而此时张大彪根本没想这么多,其实受伤以后,他脑袋里就闪现出了一个念头。

  自己受伤了,去找秦澜澜岂不是合情合理?他往小门诊里一坐,秦澜澜给他包扎伤口,她老娘不得气死?

  一想到能气到那位老佛爷,张大彪突然感觉这点皮外伤受的太值了。

  “彪子,你你你,人家都担心死你了,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!”柳曼荷气的直跺脚。

  张大彪尴尬道:“要不我哭?哎呦呦,真特么疼啊,快快快,小爷爷赶紧扶我一把,我晕血,我要不行了……”

  看到这样的一幕,柳曼荷不由翻了翻白眼竟也噗的一下被他给逗笑了。

  但她心里却更加的过意不去了。

  “彪子,你就别装了,我看你杀鸡宰羊的利索劲儿,也不像会晕血的。”李福旺撇撇嘴,显然是因为张大彪不让他去追,心里不高兴了,生气了。

  说完,他直接转身上了拖拉机,喊道:“赶紧上车,回村了!”

  张大彪干笑两声,然后跳上了车,不过到了卫生室的时候,李福旺还是把车停了下来。

  “彪子,你一个人行吗?”柳曼荷关心的喊道。

  “包扎一下而已,不打紧,你们赶紧回去吧!”张大彪摆摆手,然后大摇大摆的向着卫生所走去。

  房间里,缺油的老旧吊扇发出一阵吱吱的声音,闷热的让人恨不能把衣服脱掉。

  张大彪坐在椅子上,面前摆放着一个垃圾桶,秦澜澜正弯着腰用生理盐水帮他清理伤口。

  从张大彪这个角度看去,正好能看到那抹最美丽的风景。

  因为太热,加上又是大中午,秦澜澜只穿着一件小吊带,黑色打底裤下是那条养眼的大白腿。

  本来屋里就挺热的,又看到大美人这样穿,那颗心更加燥热起来。

  “你说你啊,还真是不让人省心。”秦澜澜一边帮她处理伤口,一边唠叨,都快赶上李婶了。

  不过张大彪心里却是一阵古怪,心说她这般关心自己,是不是有点不正常?

  难不成她真想跟自己搞对象,把假的变成真的?

  “嗨,当时那情况你是没瞧见,就见那歹人从天而降,朝着小爷爷就冲了过去,旺爷与他大战三百回合愣没是人家对手,最后还是我出手将其斩于……”

  张大彪这话没说完,就见澜澜妈臭着脸拿白大褂从屋里走了出来,不由分说的就给秦澜澜披在了身上,一语双关道:“女孩子在外,可不敢穿那么少。”

  “妈,热!”秦澜澜有些无语,都什么年代了,再说她穿的也没露多少啊?

  张大彪朝澜澜妈干笑两声,正准备打招呼,不过人家已经气哼哼的坐到了旁边的病床上。

  也不搭理你,但就直勾勾的盯着你,问你虚不虚就完了。

  张大彪还真就虚了,没办法,这老太太的气场太足,又是秦澜澜的老娘,张大彪再有脾气见了人家也得乖乖认怂。

  至少那双眼不敢再从秦澜澜身上占便宜,当然了,他想占也占不着了,人家澜澜妈那衣服可不是白拿的,直接就将秦澜澜裹的严严实实。

  “那个啥,澜澜啊,快点弄,弄完了妈妈跟你说几句话。”过了一会儿,见还没弄好,澜澜妈妈终于忍不住了。

  她感觉这俩人就是故意的,故意趁着有伤在这相互倾诉衷肠。

  这可使不得啊!

  再说秦澜澜一直抓着张大彪的手,拉拉扯扯的像什么话?

  秦澜澜拿出碘伏沾到了棉签上继续帮张大彪擦,“好了好了,你有什么话等下再说,这里热,你先进屋吧!”

  “进屋?”

  把你们孤男寡女的留下,那还了得啊?

  澜澜妈妈的脸一瞬间黑了,用力哼了一声,以此来表达来自老娘的不满。

  秦澜澜就不想早点进屋凉快?确切的说,她比谁都想,本来就热,再穿上不透气的白大褂,没一会儿她就生出了一头大汗。

  “张大彪,你啊你,休想骗我,虽然伤口很浅,可你这明明是刀伤,我要这都看不出来,也不配当医生了。”秦澜澜一边包扎一边说道。

  至于他说什么歹徒从天而降这些鬼话她根本不信,权当是张大彪跟别人打架受的伤。

  至于为啥在自己面前把自己塑造的英勇无比,她其实已经猜到了。

  “嘿嘿,确实是刀伤,不过却也是因为见义勇为才受的,可见我这个人心里充满了正义。”张大彪勾勾手指,然后露出了一个很是挑逗的眼神。

  秦澜澜无语的翻翻白眼,“马上就好了,你别乱动。”

  张大彪偷偷瞄了老佛爷一眼,见她气的甩过投去,心里就是一阵欢喜,眼神也越发的暧昧起来,小声道:“你咋没回我微信?”

  似乎想到了张大彪发的那个图,秦澜澜脸颊顿时一红,狠狠瞥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要是不想让我妈拎刀追你,你就给我老实点。”

  “晚上再给我发个呗,心里痒痒呢……”张大彪骚骚的坏笑起来。

  他们交流的声音恰到好处,也只有他们俩的能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。

  而老佛爷这时似乎也听到了一点动静,转过头来见他俩正在窃窃私语,那脸当时就拉了下来。

  而这时却听张大彪冷不丁的惨叫一声,老佛爷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,阴阳怪气道:“也不有多疼,一个男人这点痛都受不了,还不如个女人呢!”

  虽然没直接说,但这话似乎就是说给张大彪听的,毕竟这里也没其他人。

关键字:
猜你喜欢
用户评论
本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