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男生小说

热门新书《禁欲物理女教授》-柳汐和裴煜宁全文免费阅读

热度言情小说《禁欲物理女教授》中在火热连载中,书中的主角是裴煜和教授继母宁柳汐之间的故事,小说由作者“侠名”精心创作而成的小说,小说故事简介:柳汐带着倦意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随手将看完的论文撂在一旁,看了眼时间已然过了七点,这才想起还要做饭。正值暑假,柳汐身为T大最年轻的正教授依旧每日工作十个小时以上。妈,我做好饭了。”裴煜宁见她从书房走出来,一边摆着碗筷一边说。

2020-6-16 23-06-37.png

精彩内容:

宁柳汐再次醒来时,是在医院里,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她的胃部,逼得她作呕。

可当她睁开眼睛时,却又发现情况不对。

这应该不是正规医院,而是一家私人诊所。

江唯晨站在她床尾,眼神阴鸷:“真是够矫情的,受了点伤居然昏迷了四天!”

宁柳汐嗓子痛得发不出声音,心里却止不住地怒骂。

双手被折,小腿烧伤,这叫小伤?

“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吗?”江唯晨绕过床位,坐在了宁柳汐旁边开口:“你得感谢我。如果不是我的话,你早就死在马路上了。你以为阿佔还会管你吗?”

宁柳汐别过了目光,此时的她压根不想听江唯晨说一句话。

她满脑子,还在想着那被埋在土里的乐乐。

“都进来吧!”江唯晨拍了拍手,只见门外进来两个医生。

宁柳汐觉得不对,便扭头看了一眼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既然阿佔不想要你的孩子,你也刚死了一个孩子。想必是以后对孩子也有阴影了。既然如此的话,你的子宫还有什么用呢?”江唯晨说着便拿起手术刀走向前。

疯婆娘,真是个疯婆娘。

宁柳汐看着江唯晨的步步紧逼,心中很是慌乱。

江唯晨是个医生,如果她真的无能反抗,那就真的是任人宰割了。

就在江唯晨一手抓住宁柳汐胳膊时,宁柳汐却用最大力气扑在了江唯晨的身上。

俩人瞬间扭打成一团,旁边站着的两个医生也不敢插手。

宁柳汐一口咬在江唯晨肩膀上,只听江唯晨大喊了一声:“你们愣在那做什么?还不快过来帮我,给我拉开她!”

宁柳汐被两个医生拉开后按在了床上,她疯狂地踢腿,小腿处的伤口不断撕裂,将裤子也染上了鲜血。

可就是如此,宁柳汐的牙齿还狠狠咬在江唯晨的耳朵上。

眼看着江唯晨的痛哭流涕,那两个医生也慌了,便都撒开了桎梏宁柳汐的手,想着上前把宁柳汐的牙掰开。

就在这时,宁柳汐却用了狠劲,直接拽着江唯晨往窗边跑。

只听一声巨响,玻璃渣子飞得四处都是,宁柳汐带着江唯晨从二楼跳了下去。

坠地的瞬间,宁柳汐感觉五脏都移了位。

她的身上都是被玻璃碎片划破的伤口,为了缓解疼痛,便下意识地张嘴小口呼吸。

夏季的地面过于炙热,烤得宁柳汐浑身更加地疼。

就在她快要失去意识时,陆佔匆忙赶了过来。

陆佔刚冲进大门便被眼前的场景所惊骇,只见宁柳汐独自趴在地面上,四周都是沾了血的玻璃渣子。

而江唯晨则被一堆人团团围住各种安慰。

有佣人看见陆佔,便忙喊道:“陆总快来啊,江小姐都疼哭了!”

原本下意识走向宁柳汐的腿,在这一嗓子下,还是拐向了江唯晨。

在宁柳汐的位置,能清晰地看见陆佔抱着江唯晨一脸着急的样子。

听着陆佔担心的语气,宁柳汐却不争气地哭了出来。

也不是没受过委屈,可这一次,宁柳汐却特别难受。

只见她小幅度地转动脑袋,将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缓缓抽泣。

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,可此时的宁柳汐哪怕哭坏了嗓子,也抵不过江唯晨的一声呻吟。

陆佔将江唯晨送进救护车后,江唯晨的手指还紧紧攥着陆佔的衣服不肯撒手,陆佔低头看着鲜血淋漓的江唯晨,刚要开口安慰,便听见怀中女子哭诉着乞求:“阿佔,我好疼啊,我浑身都好疼!”

“别怕,我们马上去医院!”向来嗜血狠辣的男人,这一瞬却变得格外温柔。

“阿佔,我太疼了。可我的心更疼,我一想到以后不能做母亲了,我就难过。我还想要个孩子啊……我也想当妈妈……”

“我会给你想办法的,不要哭,我们先去医院!”

救护车带走昏迷的江唯晨后,陆佔回头看了眼趴在路中央动弹不得的宁柳汐。

只见宁柳汐仿佛死了般,身上没有丝毫起伏,呈现一副死寂。

宁柳汐醒来时,是在深夜,环顾了四周后,她发现这个房子过于熟悉。

这应该是她五年前放火烧了的房子,只不过陆佔又重新盖了一栋。

陆佔进来后便发现宁柳汐醒了,他刚坐在床头,脸上便挨了一巴掌。

宁柳汐打完人的手掌还在发抖,却被陆佔一把抓住,然后用力地攥着。

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与宁柳汐的手紧紧相贴,可却无关温情。

此刻陆佔的眸底,只有化不开的危险。

看着宁柳汐面露痛苦后,陆佔才松了手:“你又发什么疯?你知不知道小晨现在还昏迷不醒?”

“她醒不醒关我什么事?”

“是你害她摔下二楼!”

看着男人眼中闪现的风暴,宁柳汐却平静下来问道:“阿佔,你就那么信她?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?”

听到这句话时,陆佔身子向后撤了撤,就像是在笑着宁柳汐的不自量力。

男人笑着的样子十分好看,可此时眼神中却多了几抹讽刺。

“我和你之间的怨恨增加了五年,我和江唯晨之间的信任便培养了五年。现在你告诉我,我该信谁?”

宁柳汐从未想过男人会是这样的答复。

她怔怔地看着男人熟悉的面容,却再找不见一丝熟悉的神情。

她的心,被乐乐的死活活堵住。

此时的她,再没了同陆佔诉说五年前事情的心力。

她只想知道一件事:“那你带我来这做什么?”

陆佔掐着宁柳汐的下巴,将她的视线转过来。

然后右手顺势移到她的小腹上,细细地摩挲着,嘴上却像吐着天方夜谭:“你给我生个孩子!”

听到陆佔这句话后,宁柳汐先是愣了,随后又忍不住发笑,笑到眼里往外飙泪。

陆佔看着她奇怪地举动,便有些烦躁。

“陆佔,你可真有意思!先不说你对江唯晨说只要她生的孩子,你别忘了你已经亲手埋了你的亲生儿子。他才五岁啊,乐乐才五岁!更何况,我已经结婚了,我有自己的丈夫,也有了自己的家。”宁柳汐脸上的泪越来越多,看着陆佔就像是看个笑话。

“我要你生个孩子,然后过继给小晨!”陆佔看着宁柳汐瞬间僵住的唇角,便继续开口:“她被你所害,你就要有所偿还!”

宁柳汐听完这话,浑身气得止不住发抖,可心底却早已化了脓。

原来我爱的人,向来伤我最深。

阿佔,我们怎么就变成了这般,彼此面目全非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nuliba29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t8ds.com/nsxs/6060.html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