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平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手机软件 » 星途璀璨影后要上位(独家)小说

星途璀璨影后要上位(独家)小说

  • 时间:2021-01-11 11:20:06

主人公是白心语君墨筠的小说名字叫做《星途璀璨影后要上位》,由网文作家山果旭未编写完成,深受广大书友的喜爱,目前已完结。小说详情阐述:一场阴谋,让白心语接连失去了双亲,这对于她而言,无疑不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然而,残忍的现实却并没有因为女人的眼泪而收手,就在女人即将崩溃之时,君墨筠的出现给她带来了新的希望与温暖。众人对她置之不理,冷嘲热讽,唯独他,将她护在身后,给她安慰。

2021-1-11 星期一 11-16-29.jpg

精彩试读:

高挺的鼻梁,硬朗如刀刻,顺着视线扫下去。

男人的指腹也漂亮的过分,指尖修长,骨节干净。

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弹钢琴的手。正当白心语打算继续往下看时。

男人突然抬起了脸,一双眼,猝不及防闯进白心语视线。

“看够了没有?”

“啊?奥,对不起!”白心语竟不知自己看人家看的入了神。

男人的声音略带几分沙哑,雄性的低音炮嗓音让她面颊一瞬蹿红。

再度从医院出来,已经是晚上十点,白心语垂头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,告别杨教授后垂头往回走。

不知怎的,明明只是一眼,男人那张俊脸却好似烙板一样,刻在了脑海间。

不由得,白心语轻叹出声,“还真是帅。”狠命踢了一脚脚下的石头。

夜晚的凉风齁冷,迎面吹过来白心语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。

忽然,一道声音出现在头顶,“去哪儿?我送你。”

白心语抬头,就见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追了上来,她下意识瞅了一眼后座。

对方好像看出她的心思,“杨教授自己有车,女孩子夜晚走路不安全。”

说完,停在她面前,示意白心语上车。

白心语拉开车门坐上去,车内的暖气吹来,身上总算暖和了几分。

男人安静开车,除了刚开始的几句话后便再没出声,空气有些静谧。

路面上的柔光照射近来,完美的将男人俊熙的侧脸投射到后视镜内。

盯着那张俊脸,白心语再一次看痴了。

许是她偷窥的太过灼热,男人猛然抬头。

四目相对,白心语看不透他在想什么,总之自己的脸红的烧透了。

她梗着脖颈,半响才从尴尬中回过神来。

好在,对方并未在意,只是扫了一眼便将视线移开。

“杨教授的得意门生?”

“啊?奥,是。”

慌忙中回应,白心语差点儿咬断自己舌头,火辣辣的疼。

抬头,就发现自己到了,男人停下车,白心语逃也似的离开。

第一次为自己的丢人而感到窘迫,身后,一直到白心语的身影完全不见,君墨筠才将杨教授的电话拨通。

只一句话“你看人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”便挂了电话。

杨教授心口本能“咯噔”了一下,半响都没回过神来。

白心语一路狂奔到家,在上楼的时候,不知从哪个地方蹿出一只黑猫。

猛扑过来,吓了她一跳,胸口急促跳动。

莫名的烦躁,让白心语加速脚步上楼,入眼的,却是被砸的乱七八糟的楼门。

白母的哭声断断续续从里面传来,白心语察觉到不对。

猛一把推开房门,看到的就是白母被人强行摁在地上踩的画面。

旁边的家具被砸了一地,到处都是碎玻璃渣子。

地痞流氓站了一地,蜿蜒的血水顺着白母受伤的大腿流在地上,空气中满是血腥的气味。

“住手”白心语疯了似的跑过去,推开踩在白母腿上的男人,浑身都在颤抖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你们这是私闯民宅不知道吗?我有权利告你们!”

好在,白母的伤只是划了一下,并不厉害。白心语高悬起来的心总算落了下来。

“告?”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,为首男人好心情扫了身后众人一眼。

“她说她要告我们,你怕是不知道你那个便宜爹欠了我们多少钱吧?”

讥讽出声,男人狠“唾”一声,将印有白父拇指印的债据丢在白心语面前。

债据上猩红的字眼像夺命的魂钩,猛烈刺入白心语瞳孔。

“看好了,这可是你爸亲自签的,还不了债,就用你们母女抵押,把你们二人丢到酒吧,每个月少说也能给老子赚回几个利钱。”

说到最后,男人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,蹲下身来,猛一把将白心语的小脸掰过来。

毫不掩饰眸底的情欲,“还别说,这小妞长的真是漂亮。

难怪那死老头子就算死也不说出你们娘儿两的下落。明天,同样的时间,一百万,到时候你要拿不出来,就等着做鸡吧!我们走!”

房门重新闭上,剧烈的撞击让本就年久失修的墙皮成片往下掉落。

白心语顾不上其他,紧搂着白母将她带到床上。

快速找来纱布和药,将白母腿上的伤口包住。

从刚开始白心语回来,白母就一直瘫在地上。

既不说话也不出声,心如死灰的表情让她害怕。

“妈”白心语心慌意乱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就这么轻轻的叫着,陪白母坐了一夜。

白心语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第二天早上醒来,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。

白母不在身边,她慌乱跑出房间。才看到白母在收拾东西,前一天晚上那些人砸的厉害,东西都被砸没了。

提起来的心重新落下,白心语走到白母身边。

白母只简单收拾了一下,见白心语出来,苍老的面容上划过几抹疲惫。

“心语,你愿意跟跟妈妈走吗?去一个没人能找到我们的地方。”

“去……去哪呢?”

昨夜的事对白母打击很大,但白心语没想到白母会想到搬家。

白母扫了她一眼,没有过多言语,似自嘲般,“你爸爸他,自有去处。”

回头抚上白心语娇美的脸,眼泪再度流下来,“妈妈老了,没什么好怕的,可是语语,妈妈的宝贝,你还年轻,你懂吗?”

“好,我跟您走。但是我要先回学校一下。”还有很多事要处理,杨教授之前的交给她的报表还没有完成。

“好。”白母想说什么,看着白心语,最终还是点了点,“妈妈在家等你,快一点。”

“好。”从家里出来,白心语直接奔到学校。

才一进校门,就被乔爱带人堵到了角落。

“臭女人,你竟然还敢来?”

受了那么大的屈辱,乔爱几乎成了全校笑柄。

扬手就要抽白心语,却在眸光触到白心语令人妒忌的脸蛋上时,顿了下来。

似想到什么,忽然勾唇轻笑,“随便回几个巴掌,未免太便宜你。”

关键字:
猜你喜欢
用户评论
本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