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平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手机软件 » 吾家有巧媳-凌霄卫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吾家有巧媳-凌霄卫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  • 时间:2020-06-03 09:27:25

主角是凌霄卫谚的小说《吾家有巧媳》是作者月荼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全文主要讲的是:凌霄死了,作为一个人民警察,她死在了井坑里。死的如此悲催也就算了,没想到,她竟还穿越到了一个身材肥硕的农村恶妇身上。相公厌恶,婆婆不喜,邻里视她为老虎。家徒四壁,地无半亩,日子难过。凌霄只想发家致富,把日子过好。凌霄的致富理念是,要想富,少生孩子多种树……她上山打猎,卖山货,卖草药,开荒种地,不但日子过得富裕起来。还与原本两看相厌的相公,日久生情,定下白头誓言。哪知,相公进京赶考,中了状元,尽然要另娶她人。她带球上京,在他大婚之时,直接将休书扔在了他的脸上……

2020-6-1 11-26-05.png

精彩内容:

凌霄率先下了山,方一走到人群处,便听到有人问:“卫谚媳妇儿,这小陈大夫好好的,怎么就摔断了腿呢?”

“就是啊!这是怎么回事儿啊?”

凌霄楞了一下,想了想,这陈安之好像没有跟她说过,他为何会摔断了腿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她如实回答。

“哟,不知道?你不是也在山上吗?还通知陈大夫去抬人,你会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摔的?”王老太伸着脖子,手背在身后,一双绿豆大的眼睛,怀疑的盯着凌霄。

凌霄颇为无语的看着王老太,难道她在山上,就一定要知道,这陈安之是怎么摔的吗?

“卫谚媳妇儿,是不是你推了人小陈大夫,害人家摔断了腿啊?”

“人小陈大夫常去山上采药,从没受过伤。今日,你一去山上这人就摔断了腿?肯定跟你脱不了干系的。”

“就是。”

“这泼妇连自己的婆婆都敢打骂,推人摔断腿这种事儿也是做得出来的。”

凌霄一脸懵逼的看着纷纷指责她推了陈安之的村民。心中有一万头羊驼狂腾而过,这……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碰瓷?天呐!没想到,有生之年她还能遇到碰瓷这种事情。

就因为她今日在山上,还下山去通知了陈家人,所以这些村民就认定是她推了陈安之,这不是碰瓷儿是什么?不得不说,这些人的想象力不但丰富,还很会推理。在地里刨食儿,实在是屈才了,她们应该去写话本儿,去当捕快才是。

凌霄见陈安之她娘和高老太都没有说话,心中微凉,难道她们也认为是她推了陈安之?

“各位大爷大妈,婶婶伯伯实在是用不着,如此着急的给我定罪。陈安之很快便下来的,你们大可问他是如何摔的?如果他说是我推的?我便直接去衙门自首。若他说不是我推的,希望各位的脸等会儿不要太疼。”凌霄嘲讽的看着眼前的一群村民说道。她还是信得过陈安之的为人的,相信他,会实话实说,不会冤枉了她。

众人一瞧凌霄如此坦荡,心中不由都在想,难道陈安之摔断了腿,真与林初柳无关?

“安之那孩子是如何摔伤的,等会儿问问他便知,大家切莫要乱说,冤枉了卫谚媳妇儿。”高太老因为瞧不上来林初柳这种,靠下作手段让卫谚娶了她,还打骂婆婆的恶毒女人。所以,在村民们都指责她时,并没有开口说话。

这时,大壮和二壮抬着陈安之下了山,陈安之远远的便听到村民说林初柳推了他。所以,当他奶奶和娘还有村民在他被抬下了山,朝他涌过来时,他便忙开口道:“大家误会了,不是卫谚媳妇儿推了我。相反若不是她在山上发现了我,我怕是没命下山了。所以,她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听到他这么说,王老太她们都不好意思再问他是如何摔伤的了,只想将冤枉了林初柳的事情揭过去不提。

凌霄双手环胸,露出两个小酒窝,笑眯眯的看着方才指责她的村民们,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道:“各位,这脸打得可疼?”

以王婆子为首的村民,脸上都有些讪讪的,一个个的,你看看天,我看看地,不去看笑得有些得意的凌霄。

看到凌霄有些狡黠的笑容,陈安之不由的楞了一下,他竟然觉得她笑起来有些可爱。

高老太看到自己孙子被固定的腿,一阵心疼,得知是林初柳救了她家孙子。便转身看着她道:“卫谚媳妇儿,今日多谢你救了我家安之,老太婆在此谢过了。”

“谢谢就算了,只要您老,不认为是我推了您家孙子便成。”凌霄笑着说道,然后便看见高老太的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。

没错,她就是故意这么说的。因为,她们方才的态度,让她心里有些不痛快。

“那里的话,你是小儿的救命恩人,我娘又怎么会认为是你推了他呢!”陈大夫看见自己老娘脸上的尴尬之色,便开口打圆场。

“呵呵……”凌霄干笑了脸上不置可否,然后道:“现在没我啥事儿了,我回家吃饭了。”

说完凌霄甩甩手,便转身往卫家的方向走。穿过人群,她便看到了穿着一身灰色长衫,背着几副字画的卫谚。想来他也一定是听说,她推了人,才连东西都没放家里便赶过来了。

她走到卫谚身边时,看着他道:“还在这儿干嘛?不回家吃饭吗?”

卫谚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转身便走了。

“小屁孩儿,拽什么拽?”凌霄冲这他的背影挥了挥拳头,每次看到卫谚那张对她面无表情的冷脸,她就特想揍他。她的心里年龄是二十三岁的成年女子,所以这才十八岁的卫谚,在她眼里就是个小屁孩儿。

回到家中,冯氏早已经把玉米饼子和青菜粥端上了桌,不过她却没有吃,而是坐在屋里等着凌霄回来。

见卫谚也跟着回来了,便忙去灶间又端了一碗青菜粥出来。

三人坐在坐在八仙桌上吃饭,冯氏手里拿着玉米饼子,看着卫谚道:“今日怎么回的这么早?”

卫谚抬起头,刚要回答,便听见凌霄道:“还用说,肯定是卖不出去字画便回来了呗!”

她说完,咬了一口玉米饼子,嗯……这饼子好硬。

她最近起得早,每次都是看着卫谚背了多少字画去卖的。基本上都是看着他,背着多少去镇上,便又背着多少回来的。虽然卫谚画得还错,但是没人欣赏,所以压根就卖不出去。

“要你多嘴。”卫谚抬起头瞪了她一眼。她说的虽然是事实,但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,他便觉得她是在嘲讽他无用,连字画都无人买。

凌霄喝着像是潲水的青菜粥,朝着卫谚翻了翻白眼儿。虽然她婆婆这青菜粥是跟她学的,还加了盐,但是喝起来依旧是像加了盐潲水。

“什么世道?还不准人说实话了。”凌霄说着,瘪了瘪嘴。

“好了,我吃饱了。”凌霄把一个饼子,和一碗菜粥喝完,便放了筷子,出去收拾自己那堆药草。

卫谚吃着饼子喝着粥,只觉得这饼子和粥有些难以下咽。有可能是最近,总吃那恶妇做的饭,胃被养刁了,所以他娘做的饭便有些吃不去了。

冯氏见他皱着眉吃着饼子,便问道:“可是吃不下去了?”

“没、没有。”卫谚吞吞、吐吐的否认,他若说吃不下去他娘做的饭,那岂不是会伤了他娘的心,所以他自然是不会说的。

“哎……”冯氏叹了一口气,放下手中的饼子和筷子道:“娘是吃不下去了,这几日都吃儿媳妇儿做的饭。今日吃自己做的,越发觉得难以下咽了。吃不下去便不吃了,留着肚子,今晚你媳妇儿做饭的时候多吃些。”虽然这饼子和粥她都是按儿媳妇儿做的样子做的,但是难吃的她自己都吃不下去。

“谁要多吃她做的饭?”卫谚赌气的咬着手中发黑的饼子,三两口吃完。然后端着碗,把一碗青菜粥给喝了个干净。打着饱嗝,放下了筷子。

凌霄在院子里用洗衣服的大木盆,装满水,清洗着自己将的药草。一株一株的将泥土,洗干净泥土之后,便放在不要的破席子上晒。

卫谚站在门口,看着她洗的是药草。心想,难道她今日上山,便是去采这些药草了?亏她竟然还认得,不过,她采这些草药做什么?他觉得,这个林初柳似乎与以前有些不一样了。每日早睡早起不说,也没有再对他娘大呼小叫了。就连今日村民冤枉她,她也是从容应对,不吵不闹。若是换了以前的她,定会立马否认与人闹起来。

不过,纵使她与以前有些不同了。她却依旧是林初柳,是这世上,他最厌恶的人。

蹲在地上洗药草的凌霄,感受到自己背后有两道带着怨恨的视线。转过头一看,恰巧看着卫谚,转过身往屋内走。她耸了耸肩,继续清洗自己的药草。

翌日

天才麻麻亮,凌霄便起了床。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之后,便扎着马尾出门儿跑步去了。前几天她头上的伤还没好,所以都只是在院子里跑。现在她伤好了,为了能更有效的减肥,她自然是要出门儿跑跑了。

她绕着无银村跑了两圈儿天才全亮,因为林初柳这身体笨重,身体素质也差。这两圈跑下来,凌霄已经浑身湿透,双腿打颤了。

走到卫家院门儿口,她推开门,扶着门框走了进去。

卫谚正在院子里的井水边洗漱,见到如同从水中拎出来的凌霄,楞了一下道:“这一大早的你是去跳河了?”

“你才去跳河了呢!”凌霄翻着白眼儿,心中暗骂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

“我又没病。”卫谚说完,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水,转身进了屋。他这话的言下之意,是在说凌霄有病。

凌霄累得话都懒得说了,坐在院子里的石头上歇了一会儿。然后,端了一盆儿水回了她的房间。因为出了一身的汗,她得擦擦换一身衣服才行。

她把水盆儿放在凳子上,一件一件的脱了自己身上的衣裳。把毛巾打湿了水,再拧干擦着自己**嫩满是肥肉的身子。擦到肚子时,她忽然发现,她的肚子似乎小了一圈儿。凌霄乐了,看来她的减肥已经初见成效了。因为原主吃的多,又不动,所以才会长那么胖。她这几日吃得少,还经常快步走,便就立竿见影的受了。

看到了成效凌霄自然是动力满满,她相信,照现在这样发展下去,过不了多久,她就能瘦成正常人的身材的。擦洗完,换了一身衣裳,凌霄便高高兴兴的去灶间煮饭。早饭,依旧是贴玉米饼子和青菜粥。

为了能够更有效的减肥,早饭,凌霄只吃了半个玉米饼子,和半碗青菜粥。吃完早饭,她便收了冯氏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,去河边洗衣服了。上次洗衣服的时候,她是在院子里用井水洗的。但是井水里的水来的慢,洗了衣服容易打不到水,所以她今日便去河边洗了。

猜你喜欢
用户评论
本类排行